导航
关闭

文学天地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美文欣赏 - 正文

郑板桥的故事简短(郑板桥的励志故事50字一300字)

作者:班干部 时间:2022-11-24 09:26:41

郑板桥  一枝一叶总关情

郑板桥入士后先在范县为官,上任后他每天面对的都是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,耳边听到的也是声声民间疾苦。在他题为《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》的一首诗写道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;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充分表达了一个清官关心民间疾苦的心境。他同情贫穷受苦的农民,帮助落难的书生,解救受害的小贩,惩治作恶的豪绅,一个个为民申冤解难的故事至今仍在广为流传。那是因为他的心中始终装着百姓。在范县的几年里,郑板桥沿着古老的黄河,时而入村问俗,时而下田看谷,足迹遍及这个鲁西小县,用行动体会着为政之道。

有一次,郑板桥到一乡间集市探察民情,有位白发老翁不知道郑板桥是县官,当问及买卖交易情况时,老人扶杖大哭,诉说着官吏扰民的种种恶行:“最畏朱标签,请君慎点笔。贪者三其租,廉者五其息。”面对着百姓的哭诉,面对着一个被压在社会最底层弱者的呼声,郑板桥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震撼。除了同情弱者之外,更多的是深深的惭愧和自责。

郑板桥告诚自己要淡化当官心理,清清正正做人、实实在在地为百姓干点实事。

郑板桥做官从不以势压人,对弱者往往宽容,有一年他的弟弟盖房子与邻居争地,彼此互不退让,各自向前修围墙,阻断道路。弟弟修书给郑板桥,希望帮忙打赢官司。郑板桥回信时做了一首诗:“千里捐书只为墙,让他三尺又何妨,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。”邻居知悉非常感动,遂各自退让三尺,而成了六尺巷。

乾隆十一年深秋,54岁的郑板桥在当了4年多的范县知县后,奉调前往潍县。潍县刚刚遭遇了特大海潮的肆虐,又遇上百年未有的旱灾,连续八九个月未下一滴雨。举目望去,到处是焦土枯苗,一片荒凉。逃难的人三五成群,携儿拖女,路边不时有呻吟的病人和草席覆盖下的死者。目睹此情此景,郑板桥震惊了。面对着满目焦土和遍野哀鸿,作为父母官,郑板桥忧心如焚,深感肩上责任的重大。

除了关注百姓的疾苦外,他还面临着另外一个抉择:大灾面前,百姓生死系于一身,是先斩后奏,开仓赈灾,还是层层申报,等待批复,置百姓生命于不顾而保全自身?

郑板桥选择了一条险路:先斩后奏,开仓赈灾。同时责令籍中大户开粥棚赈济灾民,严厉打击那些积粟屯粮想趁机发国难财的豪绅商人。

据《国朝者献类征》记载,在这次大灾中,郑板桥还采取了另外一个措施,就是把全县的青壮年集中于工役上,修城凿池,这样不仅赈济师出有名,而且使他们能够支撑各自的家庭,不至流亡。

在那些日子里,郑板桥日不甘食,夜不暖席,为赈灾救饥竭尽心力。

除了调派处理有关赈灾的重大事务外,一有空他就深入百姓家访贫问苦,了解灾情,送上几句抚慰和勉励的话,在物质和精神上帮助他们渡过难大多数潍县百姓的性命是保住了。在“岁歉,人相食”的大灾之年,由于郑板桥的种种努力,使之“活者无算”。郑板桥做了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,潍县百姓怀着感恩的心情为自己的父母官“建生祠以祀”。

这是人民的评价。分量之重,是无法用金钱和语言衡量和表达的。

可惜的是,这样一位好官,却为当时的统治者所不容,他们要的是统治权而不是人民,先斩后奏有逆龙鳞,据《潍县竹枝词》记载:“乾隆十二年告灾不许,反记大过一次。”所有的隐患还不止于此,到了乾隆十七年,再次被诬为借账灾贪污舞弊,强加上“事先既不预防准备,事后不好好赈济”的罪名。望年春天,60岁的郑板桥愤然弃官还乡。《清代学者像赞》是这样记载的,“以岁饥为民请赈,忤大吏,遂乞病归。”

临行时,郑板桥画竹并题诗,告别潍县百姓:

乌纱掷去不为官,囊囊萧萧两袖寒,

写取一枝清瘦竹,秋风江上作渔竿。

潍县百姓对郑板桥的离去依依不舍,痛哭远送。郑板桥骑着瘦驴,带着几箱书画,在父老乡亲的送别声中,又回到了他曾卖画生活的故乡。“二十年前旧板桥”,这话颇带凄凉,又含着自尊傲气,从此与官场断绝关系,长期卖画为生。

在扬州八怪中,郑板桥是以善画兰竹而著名。尤其画竹,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。选择画竹,不仅仅是美学观的问题,更是人品气质的反映。中国的文人士大夫,立身处世,讲究的是刚直高节,并以此自勉。他们总是试图通过绘画寄寓情怀,表现自己的胸襟节操,也就是想寓人格之美于绘画的意象笔墨之中,而竹子瘦劲挺拔和高节青翠恰恰象征着人世间正人君子的形象。

主人公简介

郑板桥(1693年-1765年),字克柔,号板桥,扬州兴化人。应科举为康熙秀才,雍正十年举人,乾隆元年中进士。官至山东范县、潍县县令,有政声:“以岁饥为民请赈,忤大吏,遂乞病归。”著有《板桥全集》,手书刻之。所作卖画润格,传颂一时。为“扬州八怪”之一,其诗、书、画世称“三绝”,擅画兰竹。

郑板桥轶事

郑板桥去参加科举考试,在一个茶楼喝茶时,一公子哥嘲讽他诗文浅薄。郑板桥站出来要和公子哥斗文。公子哥出了上联“一塔七层八面”,而郑板桥只是伸出一只手,公子哥就知道自己输了,满脸羞愧。

郑板桥的出生并没有任何的光环,家道早已中落,生活拮据不已,唯有自强才有出路。

不过也有一种幸运,那就是郑板桥自幼时起便有书可读,也为他种下一颗好学的种子。

[浮云]古时候,寒门崛起最好的途径就是通过科举考试这一条路,所以,郑板桥也选择去远赴京城参加科考。

与那位公子哥的相遇便发生在郑板桥赶往京城的路上,公子哥本想卖弄一下自己的才情,不料,收获了一份意外之悲。

公子哥讨了苦吃,心中也有一丝迷茫,可就是郑板桥那种伸手的气势让他深感羞愧。

郑板桥面对公子哥出的“难题”,从容不迫,有些桀骜不驯地盯着公子哥,回答道:“五指三长两短!这便是我的下联。”

公子哥从最先的神情自若,还略带一点神气,听完对出的下联之后,无奈低下了高昂着的头。

心里暗想:兴许这仅仅是郑板桥侥幸对上,要是我再故意刁难他一下,没准儿能让他贻笑大方。

于是,公子哥提出让郑板桥先出题的主意,输者就把面前这张桌子买下来,并且背着它当街游行。

郑板桥丝毫不示弱,即兴就出了一道题,他要求所作的诗中一定要包含十个一,问公子哥意下如何。

公子哥身边的朋友都觉得这难度非比寻常,分明是想让人难堪,公子哥思索了片刻,无可奈何,他的表情有些忧愁,指着郑板桥说:“你要是能作出此诗,我甘愿认输。”

“一笠一蓑一孤舟,一个渔翁一钓钩,一主一客一席话,一轮明月一江秋。”郑板桥娓娓道来,掷地有声。

此情此景,公子哥没辙了,只好为自己的冲动买单,将桌子买下,背着它在大街上走了起来。

公子哥顶着这张桌子,驼着背,如同一匹负重前行的骆驼,缓缓地向前走着,周围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取笑声。

在人群之中,郑板桥也同大伙笑了起来,他不知道的是,公子哥与他就此结下了梁子,公子哥对他是怀恨在心,并且这也为他日后坎坷的仕途埋下了一种隐患。

皇宫里的御画师金敏之便是这位公子哥亲舅舅,也是他的靠山,得知自己的外甥受到了屈辱,心中不免有些难以平息的怒火。

就在科考的当天,考官给所有考生分发了一张白纸,而给郑板桥只有半张,郑板桥十分疑惑。

“为什么人人都是一张完整的白纸答题,而我只有半张?”

“昔日你不是能够在四句诗里用上十个‘一’吗,这半张纸难不成还能为难你这个大才子?”考官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。

郑板桥这才反应过来,往日与公子哥发生的故事,这幕后一定有人操控,这个人就是金敏之。

寒窗苦读数十载,郑板桥不甘心因此被淘汰,他灵机一动,将剩下的答案悉数写在了桌面上,交卷时,将答卷和桌子一块儿交了上去。

那位给郑板桥制造困境的考官直接否决了郑板桥的这种另辟蹊径。

就在郑板桥的命运将要被改写时,一位名姓包的考官走了过来,浏览了一遍郑板桥所答的题。

文采斐然,字字珠玑,这位包大人深深被郑板桥的文字吸引,赞叹道:“果然是独树一帜,精妙绝伦,可获头筹!”

包大人慧眼识珠,不想埋没了人才,就暂时把这桌子保留了下来,他私底下将桌面上的答案完完整整抄了下来,呈给了皇帝。

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包大人的行为很快被金敏之知道了,身为皇帝身边红人,金敏之是有发言权的。

“郑板桥修养太低,没有大局观,不堪重用,皇上还是得三思啊。”

皇帝一听此话,立马对郑板桥的印象附上了一层顽固分子的标签,科举选拔的可是贤臣,而不是宵小之徒。

受到蛊惑的皇帝听信了金敏之对郑板桥的偏见之言,本来头筹的位置与郑板桥擦肩而过。

凭借才高八斗,郑板桥本该一鸣惊人,却因得罪了权贵,碰了一次壁。

碰壁的成本就是十年的等待,这些岁月中,他以作画为乐,卖画为生。

他不像他人文人那样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他大大方方地走进市场,成为中国古代画家明码标价的第一人。

充满烟火气息的市井生活,并没有让郑板桥感到俗不可耐,而是乐在其中。

诚然,郑板桥的性格有些异于常人,有些“怪”,如同一位活佛济公,几分幽默,可爱真诚。

倘若是郑板桥看见一些贪官污吏被游街示众,他便作一幅梅兰竹石画,挂于犯人身上,颇有警醒世人的意味。

每一天的日子都在起舞,郑板桥即使不在仕途,却也施展了他的才华。

郑板桥清廉故事

体察疾苦,事事为民

公元1742年春,49岁的郑板桥一路颠簸来到山东范县赴任,开始踏入仕途。新官上任,郑板桥到了范县,办的第一桩事,就是让衙役在县衙的门墙上,凿了许多大洞,弄得人们莫名其妙。他感慨万千地解释道:“出前官恶俗耳。”听后,无不暗暗称赞。郑板桥一生只做过十二年知县,先后在范、潍二县任职。郑板桥稍有闲暇,便微服私访,体察民情。一向养尊处优、高高在上的上司姚太守感到十分奇怪、不解,不由问起,郑板桥巧妙地以诗相答:“几回大府来相问,陇上闲眼看耦耕。” 他在一幅《墨竹图》上题诗云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;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 从诗意上亦可看出他体察百姓疾苦,与民息息相通的情景。

公元1746年,郑板桥调任潍县县令。当时潍县正遭遇持续五年的特大自然灾害,“岁歉,人相食”。许多富户权贵乘机囤积居奇,谋取暴利。与贪官污吏大肆渔利形成鲜明对照的是,郑板桥以一县之令的身份带头“捐廉代输”,把自己的俸银捐献出来,帮助老百姓缓解灾情。同时,采取“以工代赈”的方法,组织生产自救。“大兴建筑,招远近饥民赴工就食”。郑板桥身先士卒,自掏腰包“捐修”城墙八十尺。

坚守原则,刚正不阿

郑板桥是主政一方的父母官,更是一位颇有声望的诗人、画家。以他的功力,写一首诗,画一幅画,来钱非常容易。但郑板桥洁身自好,自守清廉,他曾以竹子为题言明心志:“一节复一节,千枝攒万叶。我自不开花,免撩蜂与蝶。”  潍县经济繁荣,商贾云集,有许多大盐商想附庸风雅,更想和县太爷拉拢关系,千方百计想索取郑板桥作品——自然或明或暗的润笔之资非常可观。但偏偏这位郑大老爷不识抬举,不傍“大款”,“索我画偏不画”——想籍此登堂入室趋炎附势者免!彻底堵死了他们的钻营之路。

郑板桥审案问讼毫不买富商的账,“右篓子,左富商”,尽力保护穷人、帮助弱者,不给有钱人面子。曾衍在《小豆棚杂记》里记载了一则佚事,说有个大盐商抓送来一个穷苦的私盐小贩,要郑板桥判处,“郑见其人褴褛非枭徒,乃谓曰:‘尔求责仆,吾为尔枷示如何?’ 商首肯”,于是判小贩在盐商店门口戴枷示众,枷却用芦席制成,“郑于堂上取纸十余张,用判笔悉画兰竹,淋漓,挥洒,顷刻而就,命皆贴枷上,押赴盐店。树塞其门,观者如堵,终日杂沓,若闭门市。” 看热闹的人多的盐商生意也无法做了,最后只得求县令免刑,郑也就一笑了之。郑板桥用自己的智慧和幽默教训了盐商,也表明了自己对官商勾结、权钱交易的拒绝态度。

对富商的投怀送抱拒之千里,对于顶头上司又如何呢?满负才情的郑板桥12年仕途生涯,虽然披肝沥胆,励精图治,中丞考绩也特列“一等”,明确保举知府,但终究还是被罢官回乡。原因在于他“难得糊涂”、“怒不同人”,执着于“出淤泥而不染”的清廉品性。潍县大灾过后,省城的官员们在趵突泉大宴宾客,席间要这位七品县令赋诗,郑板桥看到这些发灾难财的贪官,心中愤懑,吟道 “原原本本岂徒然,静里观澜感逝川。流到海边浑是卤,更谁人辨识清泉。” 一汪清泉流到最后都变成了盐卤,清浊不分,好坏不辨,诗中暗批在座的贪官污吏。

严于律己,坦荡为人

郑板桥不仅勤政爱民,清廉自守,而且对于自己的家人也严格要求。在家书中殷殷告诫亲人,不准为恶乡邻,骄奢淫逸。民间流传着郑板桥嫁女的一则故事,“板桥有女,颇传父学”,在女儿出嫁的那天,郑板桥没有大摆宴席,乘机收刮钱财,也没有动用公家的车马,而是以牛车相送,陪嫁物为一匾一针一线而已。临别赠言,此吾家传世宝,手勤、活好,定能自食其力。

乾隆十七年,郑板桥弃官归乡。离开潍县时,连人带家当只用了三头毛驴,一头自己乘坐,一头驮书,一头由小童骑着引路。“囊中萧然,图书数卷而已”。面对前来送行的父老乡亲,郑板桥画竹题诗表白心志:“乌纱掷去不为官,囊橐萧萧两袖寒。写取一枝清瘦竹,秋风江上作渔竿。” 走得清清爽爽,走得坦坦荡荡。

标签: